1. <th id="6wyyy"><address id="6wyyy"></address></th>
        <th id="6wyyy"><video id="6wyyy"></video></th>
        <th id="6wyyy"><address id="6wyyy"></address></th>

            1. <strike id="6wyyy"></strike>

              开心彩票网开心彩票网官网开心彩票网网址开心彩票网注册开心彩票网app开心彩票网平台开心彩票网邀请码开心彩票网网登录开心彩票网开户开心彩票网手机版开心彩票网app下载开心彩票网ios开心彩票网可靠吗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我國動物放生管理現狀與應對措施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4-08

                摘    要: 放生作為一種宗教活動在我國有著悠久歷史,但缺乏科學指導和相關法律法規。近年來放生不僅導致生態入侵、放生動物大量死亡、危害公共安全和破壞自然生態系統等問題,而且違背了放生“尊重生命”的本意。本文闡發了放生管理措施。首先,對放生物種多樣性、放生地點進行規范。第二,對放生的生態環境進行跟蹤評估。第三,根據物種、生態環境容量,制定放生技術標準和程序。第四,建立放生監管體系并實施行政審批制。第五,綜合生物學知識、環境、已有放生地點,繪制放生地圖,滿足公眾放生需求。第六,加強科學放生宣傳和教育,編制科普讀物,進行多維度宣傳。最后,建立群眾舉報機制,依法打擊非法放生行為。

                關鍵詞: 放生; 生物多樣性; 技術標準; 生態環境;

                Abstract: As a religion activity,it has a long history of animal release in China. However,these release activities lack scientific guidance and relevant laws and regulations,resulting in ecological security events such as ecological invasion and environmental pollution,which not only cause a large number of dead animals to die,endanger public safety and damage natural ecosystems,but even encourage illegal hunting and so on. It also violates the activity's original intention of "respect for life". A set of management and measures of animal release is proposed by this study. First,To regulate the biodiversity of released species and release sites; Second,Track and evaluate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of release; Third,according to the capacity of species and ecological environment,develop technical standards and procedures for releasing animals; Fourth,establish a regulatory system for releasing captive animals and implement an administrative approval system; Fifth,Integrate biological knowledge,environment and existing release sites,draw release maps to meet public demand; Sixth,strengthen publicity and education on the release of captive animals,compile popular science books and conduct multi-dimensional publicity; Finally,establish a mechanism for people to report illegal animal releas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Keyword: animal release; biodiversity; technical standards; ecological environment;

                藏族人民歷史上具有放生、護生習俗,該習俗不僅維護了青藏高原生態平衡,而且促進了青藏高原動物多樣性保護和合理利用[1]。青藏高原海拔高、空氣稀薄,嚴寒和植被低矮稀疏,這些特殊的環境特征孕育了特定的物種和生態系統多樣性。青藏高原不僅是我國和亞洲重要的大江大河的發源地,更是我國最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和水源涵養區,其雪水匯流而成的河流和湖泊是全球最獨特的淡水系統之一,號稱“亞洲水塔”。同時,青藏高原又是我國生態最為脆弱的地區之一,也是全球氣候變化最顯著、敏感的地區之一。由于極端的自然環境條件和相對簡單的生態系統結構,相比于其他生態系統,高原生態系統更容易受到人類活動和氣候變化的影響,而且也更難恢復。這些特殊的生態環境是放生習俗形成和發展的先決條件,放生理念體現了對社會發展的積極適應和環境保護,在漫長的歷史演變中推動了藏族人民探索自然環境、踐行人與動物協調發展的理念,佛教價值觀得到廣泛傳承和深遠堅守[2]。根據不完全統計,歷史上藏族同胞利用青藏高原獨特的物種多樣性和特殊生態環境,開發利用的動植物有數千種,目前藏區廣泛飼養的綿羊、牦牛、藏山羊、犏牛等特有家畜都是選育自高原特有動物物種。這些高原經濟動物不斷演化,歷經藏族人民的保護和開發,為高原居民提供了不可或缺的重要物質資源,為藏族人民的文化發展和繁衍生息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放生活動的長期存在和開展,放生文化也逐漸形成和發展。一方面,藏區放生、護生習俗在多代活佛、堪布以及喇嘛們的強烈影響和感召下逐步形成和發展;另一方面,放生習俗也同藏族游吟藝人喇嘛瑪尼說唱藝術有著直接的影響相關。一些游吟藝人將放生護生的內容,改編成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形式多樣的藝術劇本和故事,深受廣大藏區居民的喜愛和追捧。這些游吟藝人常年奔走于草原與村落之間,傳播放生理念。目前放生文化非常豐富,比如很多地方形成了放生池、放生橋、放生碑、放生閣、放生臺、放生詩、放生劇等[3]。近年來,隨著交通發展和信息傳播更加便捷,放生活動在各地舉辦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放生的動物種類也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4],甚至發展形成了專門的放生網站(如中國佛教放生網http://www.fjfs.net/),進而衍生出了與放生相關的產業鏈。據中華放生聯盟報告,2014年12月僅甘孜州就放生了1 063頭羊、340頭牛和25匹馬,該地區的一些寺廟以及神山周圍,放生的牛羊和公雞成百上千,他們在這些地方自由地覓食生活[5]。當前在藏區各地寺院和民眾中形成了人數多少不等、規模大小不一的放生、護生組織。隨著旅游業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游客到藏區參與當地放生活動,極大地推動了放生習俗的發展,也不斷提高了其社會影響力。
               

              我國動物放生管理現狀與應對措施
               

                然而,我國從事放生活動的人員大多數缺乏生物專業知識和環境保護意識,機構或者團體組織的放生活動更多屬于宗教活動。這些個人和團體處于行政監管盲區,放生管理在法律以及行業分工等方面尚沒有明確的規定和界限,同時在放生地點和區域、規模大小、放生時間、環境容量以及影響評價等方面也沒有可參考借鑒的范例和運行技術方案[6],放生已經引起了一些嚴重的生態和社會問題。第一,放生動物的非正常死亡。當前,很多放生活動僅僅是將動物放歸野外,實際上是盲目放生,結果導致放生動物大量死亡。導致大量放生動物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放生動物不具備野外生存能力,客觀上將“放生”變成了“殺生”。放生的野生動物沒有進行專業評估和前期模擬野外生存訓練,尤其是非法獵捕的野生動物,經過長時間的運輸或飼養不當,導致體弱、染病甚至受傷等,極端情況下野生動物被麻醉、捆綁乃至毆打折磨,這些亞健康甚至染病動物一旦被放生于野外,絕大多數會死亡,這種隨意放生等于“放死”[7]。第二,導致生物多樣性喪失和環境污染。一些放生動物沒有經過檢疫及病蟲害防治措施,其攜帶的病原生物進入放生地,造成放生地已有物種染病和引發疫情,進而危及當地物種的生存安全,引發當地生物多樣性喪失[8],導致土著物種和一些瀕危珍稀物種數量急劇減少甚至滅絕。此外,放生后動物大量死亡導致放生地的土壤、水體和大氣污染,威脅生態環境以及人類健康,對當地民眾的生產、生活造成安全隱患[9]。第三,造成生態入侵,威脅生態安全。許多放生者缺乏鑒別物種的專業技術和意識,其放生行為導致外來物種入侵我國一些自然生態系統,引發本地物種種群數量下降甚至滅絕,嚴重威脅我國本地物種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安全[10]。根據第二屆國際生物入侵大會報告,目前已經確認有544種外來生物入侵我國,其中入侵面積大、環境危害程度嚴重的有100多種。入侵生物給農林業生產帶來了巨大的威脅。根據科學測算,每年僅13種主要農林入侵物種(比如松材線蟲)就對我國造成直接經濟損失574億元。僅在2000年,外來生物對森林和濕地生態系統造成的間接經濟損失分別達154.4億元和693.4億元人民幣。不合理放生是導致入侵生物危害嚴重的重要原因[11]。當前市場上不僅有當地的土著動物,還有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國家的動物活體和產品。隨著藏區旅游業的深度開發,更多游客來到藏區入鄉隨俗參與放生活動,但是這些游客隨意從市場中選購動物進行放生,進而導致放生外來動物的數量和種類不斷增多[11]。有學者在2004年到2006年調查發現拉薩河有8種外來魚類,2011年再次對雅魯藏布江中游進行調查,發現外來魚類達到13種,捕獲的魚類中外來魚類比例顯著增加,從2004年不到3%上升到2011年10%以上,鯽和鯉是增加最明顯的兩種外來物種。與此同時,本地魚類資源量急劇下降,2011年單船每天平均捕撈量只有2004年捕撈量的一半[5]。放生劇毒的蛇、具有攻擊性的鱷等動物,相當于“放毒”,給放生地的人們造成安全隱患。放生給水體造成的污染也在加劇,有研究指出,北運河流域源污染日益嚴重,其中非法放生所造成的污染協同作用其他污染,導致水環境質量惡化加劇。但是非法放生現象被忽視,其對環境的破壞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尸體作為污染源對水體的污染貢獻率約占到總量的5%[12]。第四,助長非法捕獵活動。有些野外盜獵的野生動物被售賣用作放生物種,利益驅動野生動物貿易增長,客觀助長非法盜獵,甚至出現野生動物剛剛放生后,又很快被守候的捕獵者再次捕捉、重新非法販賣的極端荒唐現象。既沒有實現“放生”保護動物的初衷,又加劇掠奪野生動物資源和破壞其多樣性,造成野生動物保護與管理難度增加,其社會不良影響也更加惡劣。一些不法商販捕捉野生動物,然后售賣給放生人員進行放生,本質是剝奪野生動物自由生活的惡行。

                目前,國家及其有關部門已經對此開始關注。《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第23條明確規定:“放生單位應當向所在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提出申請,經省級以上人民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指定的科研機構進行科學論證后,報國務院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授權的單位批準。”然而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各種“放生”活動卻鮮有經過專業的論證和相關部門的批準。2016年5月,我國農業部辦公廳、國家宗教事務局聯合下發《農業部辦公廳、國家宗教事務局辦公室關于進一步規范宗教界水生生物放生(增殖放流)活動的通知》,規范了水生生物放生活動。2016年7月,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獲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表決通過,其中新增第三十八條對放生做出了明確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將野生動物放生至野外環境,應當選擇適合放生地的當地物種,不得干擾當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產,避免對生態系統造成危害。隨意放生野生動物,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損害或者危害生態系統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北京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制定了相關的放生法律法規:任何個人和單位增殖放流水生動植物應當符合北京市和國家相關規定,并在相關漁政監督管理機構的指導和監督下實施;增殖放流水生動植物的水域、品種和質量由市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向社會公布;違反該辦法規定的,由漁政監督管理機構予以處罰:增殖放流水生動植物的水體、物種和質量不符合規定的,處50元到500元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500元以上5 000元以下罰款。在廣西桂林、廣東韶關等地,已經建立了一些科學放生基地、放生協會[13]。這些組織的建立和法律法規的制定對科學放生具有重要的指導和約束意義,但這些法律法規以及執法活動的開展缺少操作層面的具體政策。放生作為專業性極強的活動,涉及大量生物學、生態學和環境科學等知識,客觀上需要對放生物種的生物學特征、病原生物攜帶現狀、生理狀況以及生態環境影響進行科學監測與評估[14][15]45-68。評估放生環境因子的適宜性和質量,推演環境承載量[14,16]。選擇適宜的氣候條件和放生時間,放生后根據相關技術要求和標準對放生動物生存狀況及其對環境的影響進行跟蹤監測[4,17],對相關不良影響進行科學干預和管理,提高放生動物的存活率。然而,當前舉行的放生活動主要是佛事活動的需求,宗教事務部門和大多數放生人員由于缺乏相關專業知識,尚無法充分考慮這些因素進行科學放生[14]。

                由此可見,放生需要科學管理和規劃。本文作者在實地調查、查閱文獻和訪談基礎上,闡發提出了如下科學放生管理措施。首先,應當對藏區放生的物種多樣性、放生地點進行規范,限定放生物種,指導規劃放生地點。對放生的物種多樣性進行科學鑒定,主要是鑒別待放生的物種是否本地物種,該物種是否健康等。對外來物種禁止放生,避免造成生態入侵。放生地點的選擇和規范主要依據有兩點:一是環境是否適宜該物種;二是環境容量是否允許。第二,對放生的生態環境進行長時間跟蹤,評估其影響。評估主要對象應當包括水體、土壤、空氣和物種多樣性。第三,根據物種的種類、生態環境的容量,制定放生技術標準和程序。放生技術標準包括放生的物種種類、動物的年齡、體重、疫病檢測、放生數量、放生時間、放生地點及其分布。放生程序包括放生活動申請、相關部門審批、方案完善、實施放生活動、對放生動物進行生存狀況監測或者進行相關干預、對環境影響進行跟蹤評估。第四,建立物種野外放生監管體系并實施行政審批制,實現事中、事后全程管理,建立野外放生公示制度。在具體放生活動舉辦時,要進行申報制度,獲得“野生動物物種野外放生審批”許可證,在監管部門和當地環保部門的引導和監督下,選擇時間、地點和適宜物種進行放生。第五,綜合生物學專業知識、環境因子、已有的放生活動地點,科學繪制放生地圖,引導放生活動在規定的適宜地方進行,滿足公眾的放生需求。這樣,不僅可以極大提高放生動物存活率,減少環境污染,也非常方便進行事后跟蹤監測,把不良影響降到最低。第六,加強科學放生宣傳和教育。目前很多放生者并未遵守相關法律法規進行放生。一方面說明放生者的法律意識不夠,另一方面體現了相關部門在普法宣傳、放生法律規定執行與落實等工作中落實不到位,需要切實加大放生法律法規的宣傳、引導,加大放生執法力度。雖然放生在我國有很長的歷史,但放生組織和放生信眾對放生所造成的生物多樣性問題、生態環境問題及其引發的社會問題認識不足,相關科普知識也缺乏,因此建議組織專業人員、執法人員、志愿者編制《科學放生指南》科普讀物。科普讀物包含放生的技術標準、放生行為準則、放生程序、放生管理措施、放生違法行為及其處罰措施,指導組織和個人開展科學放生活動。利用發達的資訊和多樣的傳播手段多維度宣傳、普及外來物種及其危害性,在一些特定區域設置“禁止放生非土著水生生物”警示牌、宣傳畫,聯合基層鎮政府、村委會,到附近居民區進行宣傳,普及放生非土著水生生物的危害和放生后的處罰措施。當前出現了放生款使用問題,放生款指居士受他人委托進行放生,或者居士成立放生組織等進行放生。僧人以及寺院不應該參與放生款的管理使用,應當在相關宗教管理部門指導下使用,對于放生款的來源及去向應該進行跟蹤監測,防止惡性社會問題發生。最后,建立一套群眾舉報機制,對舉報者進行獎勵,調動群眾的積極性。通過群眾監督及時獲取相關放生線索和管理現狀,依法打擊非法放生行為。

                參考文獻

                [1]李加太.論藏族放生習俗的形成及其生態特征[J].青海師范大學民族師范學院學報,2009(2):54-56+78.
                [2]釋寬見.奉齋放生:請客吃素愛生命[J].楚雄師范學院學報,2018,33(1):22-25.
                [3]馮軍.中國“放生”習俗淵源簡論[J].五邑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12(2):61-63+93-94.
                [4]楊紅珍,楊靜,李湘濤.從科學角度談動物放生[J].生物學通報,2015,50(8):4-8.
                [5]桑吉扎西.藏傳佛教的放生、護生習俗與環保理念[J].法音,2015(4):18-23.
                [6]鄧小云.盲目放生的責任承擔與法治完善[J].蘭州學刊,2015(5):120-124.
                [7]鄒異.放生野生動物需要三思而后行[J].廣西林業,2001(3):26
                [8]張春蘭,王建榮,胡慧建,等.2004年下半年廣東野生鳥類禽流感研究初報[J].四川動物,2007(1):155-156+160.
                [9]王喆辰.別把“放生”變“殺生”[J].科學大眾(中學生),2016(3):32-34.
                [10]丁暉,馬方舟,吳軍,等.關于構建我國外來入侵物種環境危害防控監督管理體系的思考[J].生態與農村環境學報,2015,31(5):652-657.
                [11]宋曉霞.高原地區如何進行生態保護:從藏族的魚意識到現代放生魚的思考[J].和田師范專科學校學報,2015,34(2):111-114.
                [12]呂振霄.非法放生與水環境之間的相互影響[J].環境工程,2016,34(S1):270-271+355.
                [13]蘭洋.培養愛心寶寶計劃和寶貝一起去放生[J].家庭育兒,2007(9):32.
                [14]龔明昊,王軍燕,張玲,等.關于動物放生監管的思考[J].四川動物,2017,36(2):227-231.
                [15] HEDRICK P W.Genetic conservation in captive populations and endangered species[M]//JAIN S K,BOTSFORD L W. Applied population biology.Dordrecht:Springer Netherlands,1992.
                [16] LEBERG.Strategies for population reintroduction:effects of genetic variability on population growth and size[J].Conservation Biology,1993,7(1):194-199.
                [17] SEDDON.Developing the science of reintroduction biology[J].Conservation Biology,2007(21):303-312.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开心彩票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